玉老咕

黄色小鸭到底爆炸了没?
银燕回来了没有?
(抱头痛哭)

江南行后肯定是要爬雪山啦!
皇渊:稣浥!稣浥啊!——巴拉巴拉……

还是没赶上,只有底色(九龙变无论看多少次都使人沉迷,果然不能看剧画画)

洛师兄私服
……
……
……
……
彩蛋自己发掘吧!

也许会有情头(不可能)

说好的看星星,一个睡着了一个看睡着的。
嘶……牙疼
(不想上色,凑合着看吧)

你不愧是谢云流的徒弟

存个沙雕梗,有缘再画

裴大夫把洛风缝起来后的日常

《月下别续·一位万花小弟子的手札》

我只是一位默默无名的磨刀匠而已。




一、


  今天是美好的一天,除了上课打瞌睡被大师兄罚来拔杂草以外。


  大师兄真的是的恶魔!我的手还被杂草划伤了呜呜呜……


  不过大葡萄真好吃,还是没核的。


二、


  来万花谷一个月多,感觉好好的,这里的人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我超喜欢在这里的!


三、


  缠着阿麻吕师兄学日语,啊噫呜什么的……我又忘记了!!!


 

四、


  今天又有一群小孩儿跑来跟大师兄玩了。


  为什么啊?他的脸跟木头一样动都不动的,要不是能眨眼睛会说话,还以为他是木师傅万花2.0修正版呢。


  不过大师兄脾气真好,虽然魔鬼了点,任由那群小孩玩闹。


  只不过在他们问洛道长什么时候来时,大师兄的眉头居然动了一下!我看的清清楚楚!


  不过洛道长是谁?


  咱也不知道,咱也不好问。


五、


  悄咪咪问谷里的师兄师姐们,一提到“洛道长”一个个跟吃过苦瓜似的,怎么回事?


六、


  听说以前很多人跟大师兄求情缘的,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大师兄长得是真的俊。


七、


  我在意很久了,那个葫芦!


  大师兄平时穿的随便就算了,腰上挂着的葫芦连色调都不搭配啊!


  师兄你的色彩搭配学哪里去了?作画不是很好的吗?!


八、


  今早刚刚想去给大师兄捎信,还没进门我就闻到好浓的酒味。


  我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把信夹在门缝里就跑了,毕竟保命要紧。


九、


  我真的瞎了,现在才知道谷师姐是大师兄的外甥女,还以为他们俩……


  三星望月空气稀薄,还是跳下去的好。


十、


  目睹谷师姐哭着从大师兄房里跑出来,我是不是要被灭口了?


  但阿麻吕师兄又说:“没事的,你当没看见就好了。”


  我只能轻轻的打出一个问号。


十一、


  喜欢的人去世了不是会很痛苦很伤心吗?


  为什么大师兄跟没事人一样……


静虚一脉皆是狂拽酷炫!